北美首頁  |  新聞  |  時尚  |  大陸  |  臺灣  |  美國  |  娛樂  |  體育  |  財經  |  圖片  |  移民  |  微博  |  健康

深夜十二點的上海 哪裏藏着好吃的夜宵小館

http://dailynews.sina.com   2018年07月08日 17:41   北京新浪網

  導語:在大城市裏打拼的年輕人如何找到歸屬感?聽到過最好的答案是:“有一家無論多晚下班,都能安心去吃的熟悉小館。”(來源:企鵝吃喝指南)

  深夜十二點的上海,我們跟五個不同的朋友走街串巷,找到了五家這樣的小店。

  不是熱火朝天的小龍蝦一條街,也不是安靜內斂的日式居酒屋,就是一些簡簡單單的人間煙火氣:

  湯色濃白的上海黃魚煨面,油光閃亮的臺式滷肉飯,邊緣泛焦的川味烤豬腳,以及舀一勺抖三抖的港式豆腐花……

  自從乍浦路凋零,古羊路消亡,許多人都說,上海的夜宵文化淡了。其實花心思找找,還有很多燈火通明的小館子等在街角,用天南海北的味道,迎接來自天南海北的夜歸人。

  老靈額成都串串香

  營業至凌晨2:00

  “老靈額”是個神奇的存在。還沒搬到共和新路時,和同一個老闆開的粥麪店“咪道贊”並肩作戰,是靜安寺一帶加班族的深夜天堂。

  那時左爿擼串燒烤冰啤酒,右爿養身粥面芝麻糊,各取所需,也有不少人串場下單,搞得上菜阿姨頭昏腦漲,廳前廚後常常吵成一片。

  因居民投訴,這夜宵場景不得不一拆爲二——串串香遠遷共和新路,粥麪館留守萬航渡路,後者十點就打烊,佛系生存。

  懷念“老靈額”煙火氣的人,最放不下的是這17塊錢一雙的烤豬手。

  豬皮醬色如釉,黏中帶脆。用筷尖直戳到底,連筋帶肉輾轉扯起,最好能扯上點皮,蘸着辣椒麪往嘴裏送,齒舌與膠質癡纏不止,香到發昏。

  老媽蹄花裏的膠原蛋白更多,喝完嘴角生黏,湯裏放了紅棗枸杞,於濃烈的葷香中生出一絲津甜。

  豬手啃完,串串就差不多上桌,鴨舌鴨腸,毛肚黃喉,再來幾串萵苣、魔芋、花菜、箭筍……肚子就飽得七七八八了。

  如果這時還有胃容量,我就一定要再點兩串自制麪筋。

  這種水洗的麪筋柔韌耐嚼,吸飽了湯汁鼓囊囊的,一口一個,連嗦帶咬很是帶勁。

  辣得鼻涕淚流,從眉眼到筋骨都舒展了,最後以一碗冰粉收尾。

  據說傳統的成都紅糖冰粉裏不放醪糟,但我覺得合二爲一也不難吃。紅糖驅辣,醪糟生津,冰粉涼涼滑滑在舌頭上跳躍……於深夜裏尋求熱烈歡愉的人,是最溫柔的ending。

  共和新路688弄1號

  人均 80~100元

  wow 烤 瘋狂哈克

  營業至凌晨01:00

  這家店在鎮寧路上有點年數了,早中晚做不同生意:早上賣燒餅油條,中午賣盒飯,傍晚到深夜是瘋狂的燒烤時光。背後小區裏的居民,習慣從店裏小門穿進穿出,倒是少見的和樂。

  館子畫風……就真沒什麼可多說的,但是燒烤風格別出心裁,有點日料的影子在,用攝影小哥哥的話說就是——“燒鳥和烤串的結合”。

  照燒雞心&掌中寶

  烤肉是牙籤子細串兒,適合一串接一串的下酒。比較出挑的是照燒風味雞心、雞胗、雞皮,和場上呼聲最高的掌中寶。

  煉乳烤年糕,萌萌外表裹着一顆芝士心。一定要讓年糕在煉乳裏打個滾,軟糯糯胖白兔奶糖的滋味,閉上眼睛想象一下。

  同樣是甜黨必點的焦糖烤鳳梨,要是換成新鮮鳳梨就更酸爽了~

  錫箔紙烤金針菇不是傳統蒜蓉版,醬汁是辣油、麻醬、黑胡椒remix出來的,愣是把金針菇吃出了西安回坊涮牛肚的風味,高!

  全場最高能的,是我每次必點的黯然銷魂蒜香豬油飯!

  這碗26元的飯,頗有深度。蒜片和薄五花肉片炸出的油,鋪在飯下待你去發掘,頂上淋焦香的蒜片和豬肉渣,臥一隻黃燦燦荷包蛋,最後綴幾片香菜。

  好吃到想藏起來不跟人分享,要在深夜裏一個人悄悄長胖

  鎮寧路376號(近愚園路)

  人均 80~100元

  頂特勒粥麪館

   24小時營業

  淮海中路上飯館子雖多,但能開到凌晨的沒幾個,仿若夜宵的荒漠。

  但荒漠中也能開出美麗的花朵。誰會想到這麼紙醉金迷的一條街,還能24小時吃到人均三四十的夜宵呢?

  這裏已連續兩年上榜“米其林必比登”

  頂特勒粥麪館就開在淮海中路最熱鬧的地方,但縮在弄堂裏廂,所以常被路人錯過。遊客就更不敢貿然走近,怕錯闖了民宅。

  標配是生滾香菇乾貝瘦肉粥,加一塊現炸豬排。米粒飽滿濃稠爽滑,點一碗夠兩人分,表面上清淡,但每一勺下去都能舀到許多幹貨。

  和大多數麪館不一樣,炸豬排沒裹麪包糠,赤膊下油鍋,因此咬下去紮實緊緻,有如撕扯着厚版的豬肉乾。

  隔壁桌剛從復興公園練完滑板的少年,餓得要吃黃魚煨面。

  分了兩個價位,“乞丐版”和“豪華版”的區別在於——是否要喝真·黃魚湯。湯汁滑進喉頭濃稠似奶,若真像門口燈箱上所說“無味精”,那就鮮得真材實料了。

  店裏自制的紅豆沙,沙度和口味都像極了小時候暑假吃的赤豆棒冰,也沒放香精,是淡淡的青春啊~純純的愛~

  就在這火車卡座般狹窄的空間裏,大家都自顧自地刷着手機吃着飯。阿姨上菜的時候,會順口問一句“要不要開空調”……比起喧鬧夜市,這裏更像一個日夜常在的食堂,暖和着疲憊的都市靈魂。

  淮海中路494弄22號(近雁蕩路)

  人均35~50元

  鵝莊

  老店:營業至24:00

  淮海路1號店:營業至03:00

  以新天地爲核心的老盧灣區,本就是夜宵扎堆的地方。鵝莊就在太倉路一條暗搓搓的美食街裏打着頭陣。喊完麥蹦完迪的人,會來這裏墊一墊肚子再回家睡。

  用凍頂烏龍茶湯滷製的凍頂茶鵝

  這裏主業賣鵝,副業是各色臺灣夜市小吃,清淡可口,花樣也多,一兩個人來吃很輕鬆,十個人來吃,也能點出滿滿一桌不重樣的菜。

  店裏的音樂從梁靜茹唱到周杰倫,再到蔡琴,然後一路飆向很臺很土味的閩南情歌……

  臺灣土嗨標配,黑松沙士和芭樂汁

  一個人來,通常一碗滷肉飯,一份貢丸湯打底。在臺灣以外地區吃滷肉飯純粹就是解饞,不能要求太多。

  這碗10塊錢的滷肉飯,肉丁肥瘦兼顧,滷汁香氣尚可,重要的是米粒顆粒分明,在滷汁的浸淫下保持着自己的形態,夫復何求?吃掉它!

  兩個人的夜晚,胃口開闊一點,就必須加一碟沙拉冷筍。

  第一次吃冷筍還是在臺北度小月,綠竹筍煮熟後放涼切塊,擠上美乃滋當色拉,鮮甜脆嫩得有如在吃水果。鵝莊這一碟基本還原了我對冷筍的記憶。乾脆什麼都不蘸,空口啃光一整盤,快樂似熊貓。

  呼朋喚友來吃,就可以點上滷大腸、滷豬腳、蚵仔煎或九層塔煎蛋……正所謂“人胖胖一雙,鵝肥肥一窩”。

  對於鵝莊的口味,身邊的臺灣朋友一直持保留態度。但在深夜的新天地突然飢餓時,我還是會想到它。

  淮海路新店營業到凌晨三點

  老店:太倉路70號一層-4商鋪

  淮海路1號店:淮海中路1號美食城2F-4

  人均50~70元

  香港華心糖水鋪

  營業至01:00

  糖水就要深夜裏吃,還要拉着喜歡的人一起喝。這是《鑑證實錄》裏的小棠菜教給我的事。她給破案到深夜的曾sir買了多少回糖水啊,甜!

  香港糖水鋪的一大特點,就是長得能讓任何人犯選擇恐懼症的菜單。

  從這一點來看,華心是合格的。喳咋、凍餅、燉蛋、梳乎釐一應俱全。一問果然,老闆就是把西灣河的明記,號稱“香港東區甜品一哥”的那家,給帶了過來。

  一口氣吃了五六樣,最喜歡的是黑糯米豆腐花和梳乎釐。

  豆脂香濃,質地稠滑,在黑糯米和煉乳的陪襯中,散發着質樸的清香。體寒的女生可以挑戰下薑汁豆腐花,據說是全場姜味最重的糖水。

  梳乎釐,就是港化版的法式舒芙蕾。香酥軟嫩中透着少年氣的芬芳。一口氣揭掉蘑菇雲頂篷,三下五除二吃個精光。

  桑寄生蓮子蛋茶在上海比較難喝到,清苦藥味暖暖入胃,適合加完班之後補一補。

  但華心不是樣樣都好,被許多號推過的鮮乳燉蛋白,不是那麼驚豔。楊枝甘露也有些稀薄。

  同行的廣東同事,看見種類齊全的菜單很高興,細看價錢就開始生氣:一碗糖水賣到四五十,怕不是在搶錢?

  這個高貴的價格,和所用的食材水準,確實有些不匹配。值不值得去吃,就見仁見智了。

  南京西路790號

  人均60~80

  當然,對於很多上海人來說,最念念不忘的夜宵仍然是——壽寧路的小龍蝦,古羊路的酒,霍山路的大餅油條,彭浦夜市的串兒……

  那時候的上海人,無論是打赤膊的老街坊,還是開私家車的小白領,到了地方,就享用起同一片煙火騰雲的喧煌。

  當一座城市在加速衝刺的時候,或許顧全不了太多的平凡夢想。黑暗料理變得乾淨得體,或許確實失了些粗糙而原始的快感。

  但總還有一些燈火通明的地方,讓良夜不負期望。 

Bookmark and Share
|
關閉